《跳崖后,帝君追我至四海八荒》花元煌已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跳崖后,帝君追我至四海八荒 作者:壹公子 简介:作为水君之女的她在南海众生被害后心如死灰,跳下无妄崖落入凡间。被她误解的煌已去凡间寻找,三年后煌已发现她早就忘却一切成为了微安山上的花元。煌已决定在凡尘中将她守护,他愿意伴她去看世间最繁华的美景,走遍人间万里河山。凡尘劫尽,成为上神的她夺走水神之职,为南海众生报血仇,她也想起了煌已曾经的温柔,明白了煌已的眷恋,种种因果纠缠,她该如何抉择......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跳崖后,帝君追我至四海八荒

《跳崖后,帝君追我至四海八荒》第1章 金袍男子免费阅读

“见见………”

花元看着眼前天神模样的金袍男人,将口中屯了许久的唾沫狠狠咽下。

“这位兄台,我……好像不是很贱吧。”

花元自觉就算平日里无赖了些,却也算不得贱。毕竟……她也是个小姑娘不是。

不过看着眼前细长眸子里含着泪水,满眼凄惨悲凉将自己抵在身后粗粗树干上的好看男人。如果他喜欢贱的,那自己变的贱些也无妨。

可是眼前金袍的男人似乎比自己还心急,竟然伸出和脸一般好看的手将自己细嫩的手攥的温热。

他的容颜在昏黑的夜里似火一般,声音也是磁性动听:“见见,三年了,我终于将你寻到。”

花元盯着男人好看的脸,嘴角尽量扯出让人看起来妩媚的笑容:“兄台的品味好生独特,人家这还没变贱呢,就给人家起了个这么与众不同又好记的名字。”

只可惜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竟是个脑子不正常的。不过所幸也不算什么吃喝拉撒不能自理的毛病,凭着他这张脸,也是能将这些缺点掩盖过去。

自己也就将就着收了他,带回微安山上,免得这男人长得这么养眼又脑子不好用的被哪个猛妇惦记上抢去,自己可是在帮他。

索性师父近几日闭关去了,这修仙的微安山上向来除了大师兄和大师姐没人能管住自己,看着眼前男人身上有些仙气的样子,兴许是个修炼的好苗子,将他带回去好好安置在自己微安宫的清雅住所中,或许是个极为不错的。

“你竟不记得我………”

悦耳的声音再次传入花元耳中让她狼咽了咽口水,这美男啊,不只是脸长得好看,就连声音都这么悦耳,果然上天就是不公平。

有人说上天在关上一张门时会开一扇窗户,可是眼前这美男除了脑子不好用外加上人有些怪癖之外,简直就是门扇具开,就等着自己………

等等,不记得?

我应该记得些什么。

“什,什么不记得?”花元收起脸上的笑容,皱眉看着眼前深沉将自己望着的男人。

自打三年前自己在一处春夏秋冬皆花开满树的樱花树下被裴天成救回去后,就算往前的记忆全无功法全失,可微安宫人人都承认自己是花元,是微安宫的二师姐。

自己醒来时还是亲眼看着一众身着蓝白衣服的蓝白小人哭的悲怆可怜,又怎可能是装的。

哪怕是将自己救回来却不识人面的裴天成从未承认过自己这个二师姐。

男子还是那样眼眸中全是晶莹泪珠,他上前将花元死死抵在粗壮的树干上,花元似乎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温热,亦或者……是火热。

一阵清风出来,吹得四周高树上的树叶哗哗作响,也吹起了眼前男子高冠下耳边散落的墨发。

“见见,这是你对我的惩罚,还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就算花元再爱男色,就算此时眼前的男人再合胃口,花元听着男人嘴中吐出的话语还是对他提不上来了兴致。

他究竟在说什么……

花元抬起再轻灵不过的眸子望着男子,她这双眸子任谁看了都是心中波澜一片,从未有过差错:“兄台……莫不是认错了人?”

看来是自己听错了名字,这兄台要找的人应该不是自己这个贱贱,而是……一个叫见见的?

可惜了,可惜这么好看的男子,心中竟有了中意的。

男人猛地将温热的大手放在花元肩上,热的让花元浑身一颤。

所幸这是秋日,算不得太烫。

男人眼中的泪水竟然落了下来:“见见,我都知道,我知道,不过没关系,我可以陪你,天上也好,凡间也好,只要你在,我便满心欢喜。”

花元将紧皱的眉头松开,随之轻松一笑:“原来兄台是写戏文的,难怪,难怪……”

她伸手想要拿去男子放在肩上灼的她难受的手:“看兄台这浑身火热的样子,怕是习火系功法再适合不过,不如……”

“不必。”男人将花元的肩膀在手中攥的更紧:“见见,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我?”

此时的花元内心不知道是欣喜还是忧愁,她抬眸看了看昏黑的吓人,树叶还刷拉拉响着的四周,道:“兄台,这夜黑风高的……怕是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

男人的话将花元吓得一颤。

花元满脸苦愁,就算自己为人颜色多了些,那也没有生猛到如此境地。

不知是自己修行不够,还是眼见这美男……修行太够。

男人也不再攥着花元的肩膀,而是一把将她拥入火热非常的怀里:“见见,往后,我们绝对不会再分开了。”

见见,三年了,自打我们最初相遇,你一眼瞧上我后对我整日痴缠之时,你我就从未分离过这么长时间,见见,往前是我满心高冷的不将你放在心上,如今我已然知错。

此次,换做我缠着你好不好。

满身的灼热袭来,将花元烧的眼冒金星。她拼尽全力将自己的胳膊抬起:“兄台,我……”

滋啦一声,宛如放在热油上的肥肉。男人将花元抱的更紧:“见见,我爱你。”

往前这三个字我极少对你说出口,不过你若是想听,我便日日都讲给你。早晨醒来时讲给你,夜晚入眠时讲给你。

花元此刻终是明白了男人的意图。

自己是招惹了哪个凶狠残暴的,如今竟然要死在牡丹花下,还是被活活烧死的。

人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是我这鬼做的总不能是个红烧乳猪吧,若真的成了红烧乳猪,自己岂不做鬼也要被那些冤魂吞下。

花元的脸越发红肿,直直奔着红烧乳猪的方向去。

“元元!”

随着一道白光闪出,浑身清凉传来,奄奄一息的花元终是得了解救。

她抬眸看着将自己拥入怀中冷峻威严的容颜,脸上沾着些来人头上散落的银发:“师父……”

就算此时的花元再想硬撑着睁眼让自家师父将那想要谋害自己的玩意用莫邪剑剁的粉碎,却也奈何不了两眼一抹黑昏了过去。

“元元!”

冷宗看着怀中脸冒红光晕厥过去的花元,紧紧皱起好看的眉头。

金色衣袍的男子用细长阴翳的眼眸看着冷宗,眼下的晶莹泪珠瞬的化作烟雾飘散,衬得他如火的容颜灼中带媚。

“冷宗上神。”

——

作者有话说:

此书可虐可甜可甜可盐,书又趣,大大更有趣 (跪求读者粑粑们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