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陈叶白亭》大结局免费阅读_陈叶白亭完整版免费阅读_美人如玉陈叶白亭笔趣阁

这里为网友提供《美人如玉陈叶白亭》小说章节,以及陈叶白亭结局,作者陈狗蛋文笔非凡,不容错过。内容概括:但我真得感谢她。我爸死后,我妈从来没像那天一样开心。但越是这样,我越是要下定决心。我咬着字,一个字比一个狠...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美人如玉陈叶白亭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陈狗蛋 角色:陈叶白亭 介绍:陈狗蛋小说《美人如玉陈叶白亭》整体结构设计的不错,主角是陈叶白亭,心理描写也比较到位,让人痛快淋漓,逻辑感也比较强,非常推荐。内容概括:寸爷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的眼神很快恢复了平静重新坐在椅子上虽然没说话,但他一直盯着这一车石料“小刘,这车料子哪里来的?”寸爷坐下,抽了几口雪茄,还是忍不住问刘哥笑着说:“前天晚上捡漏来的”寸爷摇摇头,盘起来手中的佛心果,说:“帕敢场区的料子,找一车很容易但木那的,要找一车很难,尤其是下木那”不愧是寸爷经验老道一眼就能看出来帕敢是老厂区,位于乌尤河中游,距离隆肯西南8千米左右...

《美人如玉陈叶白亭》第21章精彩片段


人心都是肉长的。

我与小白认识得很偶然,但她的笑脸一直很纯,人开朗性格好,时常在我身边老公老公的叫着。

她陪我妈一直聊天,不停给我妈说我的好。

她知道人都喜欢什么,特别能投其所好。

但我真得感谢她。

我爸死后,我妈从来没像那天一样开心。

但越是这样,我越是要下定决心。

我咬着字,一个字比一个狠。

“妓……”

“女……”

“很……”

“脏……”

小白的眼泪,像是豌豆那么大,从脸颊滑过。

真哭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只是肺腑都在抖,问我:“陈叶,你,你是不是觉得,是刘哥让我来监视你,才这样说的。对,一定是这样!”

说实话。

我有些不忍心了。

但我开弓没有回头箭。

我心一横,说:“你…很脏,配不上我,别在我身上花心思了。花钱嫖,我也不会找你这种万人骑。”

小白刚才奔流的眼泪。

停了。

她一脸沉默,像是一滩死水,慢慢站起来说:“我知道了。”

说完,她开始收拾东西。

打开门。

走出门。

带上门。

下楼。

没有一点情绪。

平静才最可怕。

等小白走了。

我脑子很乱。

我不知道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但我没做错。

小白对我很好,我知道,越是这样,越是不能拖上她。

整整一夜,我都没睡着。

第二天早上,刘哥他们已经在楼下等我。

见我下楼,光头哥拿出来一个黑色的垃圾袋给我,让我看一下。

打开垃圾袋。

我看到里面是窃听器和微型摄像头。

应该是之前装在我房间里的,昨天我回来之前,他们拆了。

我把袋子一把扔在垃圾桶里。

“陈兄弟,别死。”光头哥有些后悔的对我说。

我点点头。

一大早。

龙川江旁很热闹。

昨天赌注的事,很快就在腾冲一些街坊传开。

整个龙川江,这时候比赛龙舟还热闹。

一辆大货轮,上面已经摆好了桌子椅子,光是在货轮上的就有几百人。

货轮上,还有一辆大吊机。

以及切石头的机器。

上货轮前,刘哥在江边等了等我,看到我来,他想说什么,又硬是没说出来。

最后只是递给我一根烟,拍了拍我肩膀。

我走上货轮。

昨天的几个老板都来了。

寸爷坐在最中央,是一个沙发。

在他旁边,躺着一个身材细腻、韵味十足的女人。

“寸爷。”我叫了一声。

寸爷没回我,抽着烟斗,盘着佛心果。

刘哥上前给寸爷递了茶,说:“寸爷,我想请一件事。”

寸爷抬头嗯了一声,示意他说。

刘哥站起来,说:“我想把我那一车石头拉起来,当场开了。”

整个货船上,其他几个老板都惊呆了。

姜青山直接笑出了声:“刘一手,整个腾冲谁不知道,你刘一手根本不适合在赌石行业。这行业,吃饭靠天分,老天爷没赏你饭吃,你非要来吃。”

“要不是其他哥几个帮你,你早饿死了知道吗?”

“谁不知道你刘一手的货,质量最差,怎么的,你今天要现场开是什么意思?”

刘哥能做成这事,姜青山是最重要的环节。

刘哥提了提声线,说:“今时不同往日,我赌我那车料子,比你们所有人的都好!”

这一句话。

无疑是在鱼塘里,扔了炸弹。

这么多人!

姜青山昨天被刘哥打了。

他很想把脸打回来。

而且,他有十足的把握,能打刘哥的脸。

因为,刘哥根本不懂玉石。

这就是人性。

做生意,不论是哪个行业,都要利用人性。

“好,既然你想被打脸,那我就打你的脸。”姜青山高吼一声,对他的人说,“把我们的石料拉起来,全开了!”

草。

玩得很大。

寸爷也点头。

很快,吊机把姜青山的石料拉起来。

姜青山的石料,品种很多。

五成水石,四成山石。

这不用看,掺假的成分很重。

前天那批货,都是从缅北过来的。

缅北山石很少,这些山石都是滥竽充数,更不要说还有斜长岩,这种岩石一般出独山玉,又叫南阳玉,是国内三大玉石之一。

但问题是,这玩意产地是河南。

缅北来的货,怎么能出河南的东西呢。

机器声轰鸣,姜青山的石头很快就开完了。

他很有底气,还在抽着烟。

毕竟,卖他货的老板,合作了几年。

这次,开出了一块豆种。

豆种不值钱,在翡翠里算是很次的。

但姜青山大笑一声,说他发财了。

他这块豆种,很大。

满绿。

而且没什么杂质,至少能卖一百万。精雕的话,根据精雕技术的好坏,还能翻几次。

原石开出来,越大越值钱。

一公斤的原石和两公斤的价值,并不是翻一倍那么简单,是很多倍。

原石越大,变数越多。

原石越小,越难做成成品,而且更考验雕刻的技术。

接着,其他几个老板也开了。

他们有开出来的,也有没开出来的。

开出来的有糯种,有豆种,也有冰种但是要么太小,要么就是杂质太多。

能赚钱,但也仅限于赚钱。

所有老板开完了,刘哥那一车原石,也被吊车吊起来。

姜青山看着刘哥那一车原石,走过来笑着给刘哥递了一个红包,说:“见者有份。”

这是规矩。

行业里,开出高货,都是见者有份。

刘哥收了红包,姜青山更加得瑟,在刘哥面前说:“满绿豆种,一点瑕疵都没有,真完美。这么大一块,我抬都抬不起来,至少得两三百万吧。”

“这样,等我的师傅打出来,我让他们给你打个吊坠。”

“形状我都给你想好了,就叫马失前蹄。”

刘哥憋着脸,回头问姜青山:“昨天那巴掌还疼吗?”

姜青山咬着牙,没说话,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

等着看刘哥笑话。

毕竟所有的老板,都开出来了。

而刘哥这一车,开不出来,才是常规操作。

刘哥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小声说:“开完后,实在不行你跳水里。”

刘哥担心,我会输。

但。

我不会输。

那一车石料被卸下来的时候。

我看到寸爷没盘佛心果了。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仔细看了看。

皱了皱眉头。

果然,万花楼的人。

比这些老板,更专业。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