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掉前夫后,满朝文武都以为我和暴君有一腿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宋瑶枝萧子骞阅读已完结_甩掉前夫后,满朝文武都以为我和暴君有一腿笔趣阁

由宋瑶枝萧子骞担任主角的穿越重生小说,书名:《甩掉前夫后,满朝文武都以为我和暴君有一腿》,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内容概括:那笑漫不经心的,邪魅至极。“宋瑶枝,你要是一直住在宫里,膝盖都该磨出茧子了吧。”岑䘝道。宋瑶枝抿了抿唇,一时间搞不明白他这话是个什么意思...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甩掉前夫后,满朝文武都以为我和暴君有一腿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木小玥 角色:宋瑶枝萧子骞 介绍:木小玥的《甩掉前夫后,满朝文武都以为我和暴君有一腿》小说内容丰富。主角为宋瑶枝萧子骞,内容概括:岑䘝那一掌只差一点就落到了宋瑶枝头上君芙匆忙走到岑䘝身边,看着他手里的蛊虫道:“陛下现在跟她的命数相连,她若死了,陛下也会……”岑䘝自然知道君芙的未尽之语是什么“君姑娘可还有破解之法?”岑䘝问宋瑶枝心说这男人不愧是当皇帝的,刚刚还要杀人,这会儿已经全然收敛好了情绪君芙道:“可以用她的血再养一条子蛊”宋瑶枝被看了一眼,她打了个寒颤,警惕地看着面前两人“需要多久?”岑䘝问君芙:“至少需要...

《甩掉前夫后,满朝文武都以为我和暴君有一腿》第17章精彩片段


“朕看你这眼珠子留着也没什么用,要不挖了吧。”岑䘝不冷不淡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

宋瑶枝顿时低头捂住眼睛,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陛下饶命,臣女不是故意的。”

宋瑶枝埋低了头,等了好半晌,许久只听岑䘝笑了一声。

那笑漫不经心的,邪魅至极。

“宋瑶枝,你要是一直住在宫里,膝盖都该磨出茧子了吧。”岑䘝道。

宋瑶枝抿了抿唇,一时间搞不明白他这话是个什么意思。

这怎么听着还有点拿她打趣的意味呢。

“陛下说笑了,臣女若是一直住在宫中,膝盖磨的肯定不是茧子。”

岑䘝看向她的脑袋:“那磨的是什么?”

“这磨的都是臣女对你的忠心与爱戴啊。”职场人不需要多强的工作能力,只需要把领导的马屁拍到天上去,就能升职加薪。

果然,岑䘝笑得更大声了。

宋瑶枝正在内心夸自己真是个合格的打工人,下一秒就听到岑䘝说:“现在就是你展现忠心的时候,起来放血。”

他话音落地,一把锃亮的匕首被扔到了宋瑶枝跟前。

宋瑶枝看着匕首闪着冷光的锐利刀锋,呼吸都是一滞。

她颤颤巍巍地捡起匕首,从地上爬起来,朝岑䘝强颜欢笑着道:“陛下,有什么容器可以用来装血吗?”

她养血不易,浪费一滴都可耻啊。

岑䘝抬手敲了敲他旁边的案几。

案几上放着一个晶莹剔透的雪白小盏,宋瑶枝慢吞吞地走过去,伸手将小盏的盖子揭开。

盏内躺着一条通体漆黑的小软虫,长得跟毛毛虫似的,看得宋瑶枝头皮发麻,心内一阵恶寒。

“你再磨蹭,以后就住在这宫里,不必出去了。”岑䘝冷声道。

宋瑶枝内心一颤,立马用匕首在食指上割了一刀,鲜血瞬间砸进雪白小盏内。

岑䘝看向她的指尖,鲜血似串珠似的流进盏内,但太少了,没一会儿指尖的伤口就不再流血。

岑䘝抬眼看向宋瑶枝:“要朕帮你割吗?”

宋瑶枝总觉得他看的不是她的脸,而是她的脖颈。

“不用,不用!”宋瑶枝咬着牙,心一狠就在手腕上割了一刀。

利刃划破皮肤,疼的宋瑶枝龇牙咧嘴。

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宋瑶枝看着蔓延而出的鲜血,眼睛发涩。

她现在就是后悔。

没事在寺庙里瞎逛什么,看了那么多小说,不知道这种地方通常都是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地方吗!

很快猩红的血就将蛊虫整个淹没。

宋瑶枝不确定地看向岑䘝:“陛下,这罐子是不是太小了?它不会被淹死吧。”

这要是被淹死了,她岂不是还得放一次血!

“不会,放满。”岑䘝言简意赅。

宋瑶枝听到这话不得不攥紧手,让血液循环的速度更快一点。

随着血液流出身体,宋瑶枝逐渐觉得脑子发晕。

她在心内安慰自己就相当于无偿献血了。

就在她快要将水晶盏放满的时候,福公公匆匆走了进来,他看到宋瑶枝在里面也没有丝毫讶然,反而像是没看到她似的,径直走到岑䘝身侧,禀告道:“陛下,淑妃娘娘在外面吵着要见你。”

宋瑶枝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来了精神。

她立刻朝岑䘝看去,期待岑䘝的反应。

“说朕已经睡了,让她回去。”岑䘝道。

福公公为难道:“奴才已经跟淑妃娘娘说过了,但娘娘说陛下宫内灯还亮着,说什么都不肯走。”

“不肯走就想办法让她走,还需要朕教你吗?”岑䘝脸色不虞。

宋瑶枝总感觉他下一秒就会杀人。

福公公立刻恭声应是,随即退了出去。

福公公出去后,岑䘝半眯着眼朝宋瑶枝看去:“你把眼睛挖出来。”

宋瑶枝一个激灵,当即就想跪,但因为手上还在流血,不方便跪,只能小心翼翼地求饶:“陛下饶命,臣女错了。”

“怕是饶不了,你每月要进宫两次,以后还不知道要听到见到多少不该你知道的事。”岑䘝漫不经心地笑了一声,“知道什么样的人才会对秘密守口如瓶吗?”

宋瑶枝欲哭无泪。

她心道,这些秘密是她自愿听的吗?

这明明就是被迫! 而且她听到什么了,她就听到半夜三更,他的小老婆来找他睡觉啊!

睡个觉而已,多大点事啊!

“怎么不求饶了?”岑䘝看她,“哑巴了?”

宋瑶枝默默道:“君要我死,我进屋先迈左脚都得死。”

岑䘝又被她逗乐了,发出爽朗大笑。

这个皇帝笑点真低。

“那你以后可以选择先迈右脚,说不定朕看得高兴就不砍你的头。”岑䘝说。

宋瑶枝看他笑得如此开心,一时间陷入怀疑。

暴君有这么好说话?

这好像跟书里写的不一样啊。

就在她想试探着说要不她多给他讲点段子,让他每天都这么高兴,能不能就不杀她了的时候。

外面突然传出一阵喧嚣声。

“陛下殿内明明就点着灯,为什么不让本宫进去,本宫今天必须要见到陛下!给本宫让开!”

“娘娘,娘娘,陛下真的睡下了, 你先回去吧。”

“滚开!”

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眼瞧着她就要闯进内殿来,宋瑶枝正在想自己要不要退到一边,岑䘝突然一把拉住了她胳膊,用力将她往怀里一带,翻身就将她压到了软塌上。

宋瑶枝瞪大了眼。

她今天是非得被男人压吗?!

“陛下,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宋瑶枝诚恳地说。

岑䘝冷眼扫过她:“若是被她认出你,你这脑袋就不用要了。”

他声音轻描淡写,可宋瑶枝半点都不怀疑这番话的真假。

宋瑶枝连忙抬手搂住他的脖子,将他往下一带,让自己的脸彻底被挡住。

可这个动作也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只差一点就能亲上。

宋瑶枝想到影视剧里屡见不鲜的推动男女主感情的必备套路,立刻跟岑䘝说:“陛下,你可不能亲我啊,不然我俩这就是婚内偷情,这是要被拉出去浸猪笼的!”

岑䘝:“……你闭嘴!”

宋瑶枝立刻闭嘴。

“陛下!”一道尖锐的女声猛然响起。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