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傲世仙尊,开局从坟墓签到》牛顿三不管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傲世仙尊,开局从坟墓签到 作者:牛顿三不管 简介:穿越仙侠世界的江宁,为了救回红颜知己,决定拜入昆仑。历尽千辛,却被告知是废材,而被拒之门外就在绝望之时,意外绑定系统,神功道法,法宝丹药,应有尽有。“叮!宿主坟墓获得易筋经!”,修成道蕴圣体。“叮!宿主坟墓获得无量神拳!”,一拳打遍天下无敌手。“叮!宿主坟墓签到获得无畏拳套!”,心中无畏无惧。“叮!宿主坟墓签到获得法宝量天尺”,一路签到,一路开挂,一路崛起。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我,傲世仙尊,开局从坟墓签到

《我,傲世仙尊,开局从坟墓签到》第1章 巍巍昆仑免费阅读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有万祖之山的美称。

若有道德之士,站在昆仑绝颠,便能看见一条龙形之气,从昆仑山延绵数万里。

所以,世人相传龙脉之源在昆仑山。

今日,寒风凛冽,冰雪肃杀。

一个身穿敝衣、头发披散的十七八岁少年,恭敬候在昆仑玉虚殿外。

初一看是个落魄青年。

可若忽略他的满脸风尘,黝黑开裂的皮肤、以及落魄的装扮,会发现他风采俊逸,如明月在天。

他叫江宁,一年多前穿越到这个妖魔横行,神通道法异彩缤纷的世界。

之后,江宁遇到了一个叫“媚”的明媚动人的女子,两人从陌生到相识到相知,渐渐生出情愫。

江宁本以为将迎来幸福美好的生活,谁知却接二连三遇到追杀。

他这才发现媚是个大有来头的奇女子,能飞天御剑,秘术道法层出不穷。

可惜敌人也十分厉害,邪道妖人一拨接着一拨杀来。

媚几次将他从危险中救出,终于身负重伤。

想到这里,江宁心中一痛。

时间已经过去快一年,过往一切还历历在目。

被追杀时,邪道妖人鄙夷、视他如草芥的眼神,像一根针刺入他的心脏。

“就你这废材,也配和她在一起?”

“你当你是谁?一无是处的软饭男!”

“你自尽吧,我留你全尸。”

江宁望着金碧辉煌的玉虚大殿,喃喃自语。

“这些讥讽和你的生死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后来,媚自知无法带着江宁逃生,毅然发动秘法。

“奉我血肉,祀我灵魂,今生来世,永堕沉沦。

换取消除江宁在这个世界的一切因果。”

就这样,江宁在他人的记忆中消失。

他躲过追杀,可媚也散尽力量魂飞魄散。

江宁体会什么叫痛彻心扉、撕心裂肺。

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连敌人是谁,媚都不肯告诉他。

只对他说:“遇上你,我从不后悔;答应我,好好地活下去。”

想到这里,江宁自嘲一笑。

“幸好,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并没有忘记你。

这大概就是你曾说过的缘分吧。

媚,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我江宁,一定要站在世界之巅,再找回你。

此誓,海枯石烂,万世不移。”

媚死后,江宁想到了去昆仑拜师,闻名天下的正道第一大派。

为此,他跋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才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巍巍昆仑。

这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遇到多少次危险,光是从昆仑山脚走到玉虚殿前,就足足走了一个多月。

昆仑山脉雄峰千座,连绵起伏,四地云雾缭绕,似幻似真。

山上奇禽翱翔,异兽长鸣,云彩霞光交相掩映;还有奇花异草遍地,处处飘香。

不愧是人间仙境。

江宁还以为终于看到了希望,一桶冷水直接浇灭他的幻想。

“你资质太差,我昆仑不收无用之人。”,拒绝的声音比玉虚殿外的冰雪还冷。

任凭江宁如何苦求,昆仑也不肯将他收录门下。

如果昆仑容不下他,江宁不知道,天地茫茫,他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为了赢得昆仑的好感,他每天到玉虚殿外主动清扫落叶或者积雪,做些他力所能及的事。

可惜再卑微,也没人看得上他。

反而不时听到冷嘲热讽,比如今天,就有人指指点点。

“扫地的那小子,你们看到了吗?

他是一个废材,我昆仑不肯要他,他还赖着不肯走。”

“他脸皮怎么这么厚啊?”

“换了我,干脆找块石头撞死得了。”

“脸皮这么厚,我估计他可能是城墙转世。”

“哈哈哈!”,几个昆仑弟子大笑。

笑过之后,一个女弟子不屑地说道:

“哼,脸皮厚要是有用,还要入门考核做什么?

难不成他扫了三年地,就能把资质修上来?”

“嘿嘿,人家资质差,可没说不能痴心妄想啊。”

“要我看,不如把他逐出昆仑山。”

“不用吧,怎么说他也是千辛万苦来到昆仑。

不如留着他给师兄弟做典型,以证我道心……”

又是哄堂大笑。

他心在滴血,却告诫自己:“忍耐,为了找回媚,就算只有微薄的希望,也一定要忍耐!”

幸好,此时昆仑清虚长老路过,闻言大声呵斥。

“我辈修道,应该上体天心,下顺民意,处处怜惜众生物命。

你们几个弟子,心意不正,修道有什么用?

将来心魔骤起,误人误己。”

一番话说得几个弟子面红耳热,各自低头走开。

江宁连忙稽首:“多谢清虚长老,弟子江宁,恳请道长将我收录门下!”

清虚长老朝江宁看来。

江宁能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难道有希望了?

可清虚长老却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没有资质,就像顽石不能炼成精铁,注定不能御剑逍遥、长生久视。

唉,你我没有师徒之缘。”

又是一桶冷水泼下,泼得江宁五脏发凉。

“长老,恳请您大发慈悲,将我收录门下。

我一定结草衔环,以报答您的大恩。”,江宁一把拜了下去。

清虚长老袖子一拂,一股极大而柔和的力量,隔空托着江宁的身体。

江宁一怔,抬眼看向清虚长老,清澈的眼神,恍如明珠。

清虚长老心弦一动:“罢了!我帮你问一问吧!”。

“多谢清虚长老垂怜!”

“你等我消息!”

如此,江宁又在玉虚宫前等候了三个月,却没有等到好消息。

依旧常常听到昆仑弟子讥笑他的话。

但他没有气馁,反而脸色愈加淡定。

每天像往常一样,清扫昆仑山的落叶,且越扫范围越广。

不知不觉,心意渐渐坚定。

到了后来,连玉虚殿的人,都习惯了江宁扫落叶这件事。

江宁发现,每日听着昆仑的晨钟暮鼓,朗朗诵经声,他的内心,反而平静了下来。

虽然没有修行任何道法,却已在道中。

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气质越来越沉稳、朴实无华仿佛一口大钟。

扫啊扫,冬去春来!

扫过的落叶,都化作尘埃。

江宁的心,越来越坚定。

这一日,江宁正在扫地,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问你,修道要修什么?”

江宁想也不想,顺口答道:“修道即炼心,一日无道心,便一日不能成正果!”

“好一个修道即炼心,小伙子,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

玉虚殿不肯收你,我有一个去处,不知道你肯不肯去?”

江宁暂时停下手中的活,抬眼一看,是个邋遢道人,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

“道长,你是在问我吗?”

邋遢道人点了点头,指着隔壁的紫云峰道。

“你要是愿意,就随我到紫云峰修行。”

“好,现在就走吧!”,江宁直接把扫帚往边上一放。

邋遢道人哈哈一笑。

“你倒也干脆。”

江宁淡淡说道:“修道炼心,该舍就舍,该放就放。”

邋遢道人诧异地看了江宁一眼,眼里闪过赞赏。

很快,江宁就被带到了紫云峰。

“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吧!”

江宁点了点头。

他站在紫云峰上,隔着青松,望着云海。

和媚的过往种种,纷至沓来,还有那扫落叶的心境。

邋遢道喝一口酒,大声颂道。

“前尘往事,随风如梦,唯有好酒,能醉千年。”

江宁心中顿悟。

就在这时,他耳边传来悦耳的电子音。

“叮!恭喜宿主领悟枯荣之心,激活最强坟墓签到系统!”

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