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美食被全世界团宠了》月上染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靠美食被全世界团宠了 作者:月上染 简介:现代美食博主平乐萱狗血般地穿书了,发现自己是又穷又霉前朝镇国将军的幺女,再又发现将来得死在大反派的手中。她该怎么办?当然是...改变剧情!改它个劳什子的剧情。可她这剧情还没改多少,运气倒是跟不要钱似的蹭蹭往上爬,主角们宠她成金主,反派也成了她的舔狗。且问:怎么做到被主角们团宠?平乐萱:自然是将美食做到极致,留住他们的胃,抓住他们的心!某男摸了摸手中的剑刃,道:再来一碗。平乐萱:好嘞您!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我靠美食被全世界团宠了

《我靠美食被全世界团宠了》第1章 命运弄人免费阅读

平乐萱未曾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狗血般地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进她熬夜好几天才看完的一本小说中。

穿便穿吧,怎偏偏还是穿进了这个角色……

“乖萱囡,来喝药了。”

一浑厚又带着万倦温柔的声音直打破她的思绪,躺在床上的她缓缓转过头。

来人是她该身体的爹爹,对方长了一大把胡子,身材也魁梧极了,虽然长得凶神恶煞般的但看着她的眼神却总是溺爱的不行。

平乐萱又一次打量了他,无奈地拉下眼睑,轻声叹了一口气。

这倒是把她爹给吓了一跳,三两步并做一大步跨到她的面前,抬手就是摸了摸她的额头。

“萱囡,可还是有哪里不舒服了?”

平乐萱眨了眨眼,看着她爹黝黑脸庞上紧张不已的模样,立马挺直腰板坐正。

弯起眉眼,一脸乖巧微笑地回答:“不是呢爹爹,我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

她爹摸了摸她的秀发,看着她的发旋,提着的心微微放下,对于几个时辰前她家乖萱囡落水后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

抬眸看着他小女儿既娇滴滴又乖巧的样子,越发惭愧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照顾不好自家女儿。

也就奇了怪了,为何那船如此多,偏叫他家萱囡一上去就塌了?又不是什么豆腐渣工程,实在怪哉,怪哉。

平乐萱还不知她家爹爹的心思,她原身落水后从现代穿过来刚醒,就便收到这身体的记忆。

嚯,简直好家伙。

她竟是落魄后又穷又霉的前朝镇国将军的小女儿,一家子在即墨国那可是出了名的倒霉。

即便是这样依然也改变不了他们一家的戏份是为了衬托书中的大反派,意思就是...她将不久之后就要成为反派的刀下魂了。

一想到书中的大反派,平乐萱就全身血液倒流。

虽未曾见过,但根据原作的描述就得以让她感受到什么叫做人间阎王。

所经之处,并有人亡,屠城、弑兄、弑父、弑……

还有啥剧情她一时半会没想起来,总之就是做尽天下恶事。

再想想今后便要七横八躺地死在他的手上,她就她就....唉!

试问苍天她平乐萱到底做了什么背德之事,倒霉她接受了,为何还要面临这么一个悲惨的命运!

“乖萱囡,来,爹爹给你拿了蜜饯,赶紧先喝药。”

忽地,一布满老茧的手递过来一只碗,平乐萱瞬间回过神来,双手拿稳接着,抬头甜甜一笑,“谢谢爹爹。”

她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等父爱,有些许的感动又有些的愧疚。看着黑乎乎的汤药上飘荡着缥缈的水汽,还飘来丝丝苦到发涩的药味,咽了咽口水,一鼓作气,给干了!

她爹看她喝完,笑盈盈地立马从兜里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蜜饯,塞到她手中,哄道:“萱囡真乖,赶紧吃个蜜饯。”

平乐萱捏着蜜饯放入嘴中,压下了方才汤药的苦涩感。

抬头看着她爹疼她如宝的模样,她的心情很是五味杂陈啊。

如此好的一家人,怎就会落到那种被反派暴尸街头的结局呢……

平家,原作中她爹平常胜可是前朝的镇国将军,放眼望去这即墨国的大好江山,可是与先帝一同打下,战绩硕硕不说,放至当时那得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所敬仰的大将军。

在街上横着走,那百姓们都得一拥而上,奈何如今...鸡鸭鹅牛看见了都要绕路逃!

害,落魄到这个程度也是忒没谁了。

当初先帝驾崩后,宫中腥风血雨足足萦绕了七日,七日之际,当今陛下清理一切障碍后即位。

好在平家当时还在外守着疆域,没去掺和一脚,否则就真“追随先帝”了。

也正是因该缘由,当今陛下碍于平家镇国将军的名号,还是在平老将军退休后将他们一家留在了皇城中。

怎,命运弄人还是龙套不配拥有光环咋地,他们一家的好运气可真真走到了头……

盘缠早在回城之时就被骗了个精光,且当今陛下已不再重任,属于他们的光环许在此时就熄灭了罢。

平老将军一家在百姓们的帮助下,去做个“护城”人赚点将军府的积蓄,怎,这霉运一个接连三。不是将城护塌了,就是将人护伤了,把赚的银两都赔给人家了。

平乐萱呵呵,果真不是主角就不配被老天爷捧在手心么?

为此失了业的平老将军考虑到家中有丧了母又体弱多病的幺女需要养活,只能让自己的大儿和二儿留在军营中,三儿便只能在皇都养养花种种草来买,而四儿些许有些瘦弱索性就当个马夫。

他秉持着“只要儿子多,女儿吃穿啥不愁”的理念,也当真是将平乐萱宠成了宝,即便家中还是那么...一穷二白。

“乖萱囡,今晚想吃什么,和爹爹说,我让你三哥给你做。”

就在平乐萱还在为他们一家命运着急的时候,她爹突然想到时候不早了,是时候要准备他家萱囡的晚餐了。

平乐萱看着她爹正摩拳擦掌,用满是期待的眼神直盯着自己,就等着她开口。

“……”

老天鹅哦,你当真是要考验我平乐萱的良心嘛!

穿了人家的身体不说,还占据了人家的父爱,她敢好意思说一是一嘛。

不行,不行,知恩图报乃老祖宗所言,她穿过来就得负些责任不是。况且她还不想一来就得死,人生都还没享受够呢。

就算没有这劳什子的主角光环,她也得想些办法来改变一家子的命运。

平乐萱暗自决定。

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道喊声。

“爹,你咋不关家门呀,咱家种的菜被狗踩了!”

“啊!糟了!糟了!”平老将军双手一拍,似是想起啥来,转身就匆匆出门,不带走一丝尘埃。

“……”

回来的正是她家三哥。

此刻。

平乐萱看着眼前一家三口围着木桌正等着她家三哥的投喂,左看一眼她爹,又瞅一眼她有些瘦弱的四哥。

还有两位兄长并不在这里,通过记忆了解,他二人目前还在军营中。

“萱萱,真不在床上歇着?”

她家四哥平乐贵知晓他幺妹今日落水一事,可把他吓得不轻轻。他的幺妹一向体弱多病,风吹不得雨淋不得,好在这次有惊无险,但还是生怕这次落水后给她带来啥毛病。

平乐萱抬起头,看着她家四哥紧张担心的眼神,一眼就晓得他在想啥。

“四哥哥,不碍事的。”她眯着眼,甜甜一笑。

她可是很能明白自己这身体的毛病,才十一岁的身体看起来就同八九岁的稚童一般,说白了就是惯得,平常既不锻炼又爱挑食,免疫力哪能行?

三哥平乐富听此,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汤走来,“那萱萱待会儿就多喝点汤补补,三哥去那河里捉了一只鱼,来。”随手拿起一只碗,率先给平乐萱盛了起来,放至她面前。

“对对对,赶紧补补。”她家老爹一边给她吹凉一边附和。

“……”